365体育赌场|2021欧洲世界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科技 >

抹链科技执行董事吴丰恒:区块链是下一代互联网的第二层网络

来源: 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1-04-27 点击:

4月23日下午,“隔岸观火-观火数字经济产业论坛成都站”活动在成都市高新区首座万豪酒店举办。本次论坛由火讯财经、星河共创主办,赤焰互动承办,西部世界战略支持。

抹链科技执行董事吴丰恒在主题演讲《区块链网络如何助力数字经济》上表示区块链作为下一代互联网二层网络的区块链网络,它的本质特征是应当作为网络的一部分,而不是简单的工具定位。而下一代的区块链网络则有两个主要特征和三大作用,两大特征为传输资产和结算资产,三大作用表现为经济社会的三种价值:记账工具、治理工具、分配工具。

本次论坛是将于5月16日在深圳举办的《2021观火数字经济千人大会暨智能新零售产业论坛》的系列活动。

演讲稿原文:

尊敬的主办方、行业里的朋友们、各位同仁:

很高兴和大家共同探讨“区块链和数字经济”这个话题,我的发言仅代表个人观点,有讲得不对的地方,大家权当一听。

我是7年前开始涉足到数字经济领域,当时我们还叫做数字化,这波被称为“数字化”的浪潮,其实早在互联网进入生活时就已经开始,已经持续了几十年的时间,而且还在持续。

在比特币刚兴起那几年,没有几个人认为它背后的区块链技术会是数字经济的重要力量。我们更多的人还是在关注网络其他方面的演进:从PC到移动,从2G到3G、4G、5G。

我是在2014年,也就是ITU正式提出5G愿景前,和主要的几家国际电信设备商沟通过5G愿景。我们当时的认识也是认为网络演进像修高速公路,让高速路更宽,让车速更快,让信息的时延更低。

ITU在2015年明确提出了5G愿景,一个概念是“万物互联”。未来,5G让信息传输速度更快,物联网让更多设备和物体联网,人工智能大大提升了对海量信息的分析处理能力。这些都是下一代互联网比较公认的几个核心特征。但是呢,我觉得还是少一点什么。

少一点什么呢?我觉得国际主流的做基础网络建设的圈子,更多也还只是关注到网络的效率提升部分,对于网络的治理,以及如何让网络原住民在科技发展中保护自己的权力和权益,关注度和动作都是不够的。我们一直倡导“科技的人文主义”、“用科技治理科技”。技术作为工具,我觉得无论先进还是不先进,工具应该服务于人、解放人,而不是反过来控制人,或者引导恶的一面。

在数字化的浪潮中,有很多提升效率、提升生产力的创新和技术迭代,也得到了主流的认可。那么区块链,我认为厘清它在数字化浪潮中的地位,对于区块链产业发展和获得更多认同是很重要的。

首先,我认为它是网络的一部分,区块链的本质特征是网络,而不是一种简单工具性地位,虽然它也有工具的作用。其次它是一种生产关系技术,为下一代网络加上了治理层:数字经济中的任何经济单元,其实可以通过区块链DIY自己的治理方式。最后,这些多元的经济单元、区块链网络,通过有机的跨链连接成为价值互联网。区块链网络对底层网络不像是单纯的演进,更不是替代,它们更像一种能够互相促进的、叠加的关系,让网络更“立体”,更“丰富”。底层的生产力网络,加上二层的生产关系网络,一起构成了对下一代网络的愿景。

这个二层的区块链网络有两个特征:

其一,它可以传输数字资产,在我看来,比特币、以太坊首要的意义并不是币或者说资产,而是跑着万亿美金资产的网络。目前区块链上跑的还主要是链上资产,未来5年可能有更大规模的链下资产会跑在区块链上。

其二,它建立了自动结算层,未来你可能会发现,万物的价值其实都可以在区块链网络上进行自动结算。

二层的区块链网络还有三重价值:

其一,它可以更精细、量化记录每一个经济体成员对经济体的贡献,对成员的行为进行奖惩,区块链首先可以是贡献记录工具,或者说一种更先进的积分工具。三大运营商为什么有那么大体量,一个关键是它们建立了一套精细的记账系统和结算系统。通过区块链,人类生产、消费、流通中的许多经济行为可以变得标准化、可计量,继而可定价、可交易,原本很多没有被记录为有价值的贡献或者资产,变得可价值化、资本化。这才是数字经济的魅力所在。

其二,在区块链对经济体成员贡献进行记录或者对资产进行记录的基础上,无论是劳动产生贡献,还是资本产生贡献,最后都可以加权平均为一种对于经济活动的投票权。我一直认为,真正的民主不是形式上的民主,而是人民当家作主,是首先对于自己经济单元的话语权。所以基于贡献,区块链网络可以提供一种对于经济活动的治理工具,它也是可以DIY的。

第三,分配。贡献记录是基础,治理工具是权益的保障,区块链还有一个价值,它可以提供一种减少人为干预的分配机制,通过智能合约、数字资产建立起自动化分配机制。

总结一下,就是社区定义规则、区块链记录贡献、基于贡献治理、基于贡献分配加上自动化的分配。未来,远距离、分布式、高效率的自由协作变得现实,将极大地提升人类自由度、幸福度,也将极大发掘提升社会财富。

最后,我讲一下对合作经济的理解。

我写了一句话“比特币是一个网络合作社”。比特币核心的作用是提供了一个全球性结算网络,而比特币是靠全球矿工分布式维护的,想挖矿就挖矿,想不挖就不挖,挖矿就可以得到比特币奖励,它的奖励规则是定好的。我就觉得这颇有点“自由人的联合体”意味。一提到区块链,大家喜欢提“去中心化”,我更想提“自由人的联合体”这个事情的价值。我们这个行业可能是最先进入这个阶段的行业。

合作经济在全球已经有几百年的发展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欧文、傅立叶的空想社会主义,英国有先锋社,西班牙有蒙达拉贡,日韩有综合农协,中国当代也有基于合作经济的新乡村建设,很多合作经济组织都成为大的经济体或者产业,合作经济在全球经济总量中占到10以上比例。大家不要觉得合作经济只是一种理念、民间倡导,十多年以前我们就在参与中国当代基于市场经济的合作社建设了,当年参与的时候当然是民间,但在各方面专家学者、体制内官员和民间的共同倡导下,现在已经是国家政策,写入中央一号文件的,叫做发展“三位一体”合作经济。中国也在推动叫做“三变”的改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村民变股东。

无论对区块链追根溯源还是分析它的两个特征、三重价值,区块链和我们国家的一些核心理念、实践有价值上的相通处,所以它能够为我们所用,能够为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创造价值,能够帮助我们国家在全球性的数字化浪潮中取得领导者地位,和推动对于我国的全球性的文化认同。我们的政府也是整体上开明开放高效的,给了很多试验空间,当然也在规范一些行为,这对行业也是有利的。

这张图是对构建区块链网络一个具体改进型的想法:一个是基于多层PBFT对POS网络在机器共识方面做出改进,以提升它的通信效率;一个是改进投票机制,主要是希望解决现有POS网络大节点控制和富者愈富的问题,我们的思路是采用一种结合按权益投票和按人投票的混合型机制。

现在我们做区块链,有点像100年前修铁路,火车、铁路本身是国外的物件,我们就安心学一学外国人是怎样修铁路的,不一定非得要把铁轨造得比他们窄一点或者宽一点,还是要互联互通、全球接轨,同时我们可以对铁路的质量、造火车的技术进行改进提升。欧洲人比我们建铁路要早,铁路他们发明的,但最后中国还是高铁最发达的国家。

我们做区块链也一样,我们在座的是当代“铁路工人”,我们学习国外的区块链,改进它们。那么有朝一日我们中国人或许也可以建立一个能够承载万亿美金资产量级的区块链网络。中国人不比别人笨,我们也有全球最大的市场,我们的政府也整体开明开放高效,我相信有这一天的。我也建议,大家在做产业同时,力所能及做一些对社会有贡献的事或者做点公益,为区块链这个重要的行业赢得社会尊重和支持,顺应和推动国家复兴的历史潮流。

谢谢大家!



这篇有关于 抹链科技执行董事吴丰恒:区块链是下一代互联网的第二层网络 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

    相关阅读